查詢關鍵字: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律講堂 >> 以案說法  -> 正文

律師訴訟案例丨覃某某等販賣、運輸毒品案

分享到:
發布時間: 2018-10-24 來源: 廣西君桂律師事務所 瀏覽:

案情簡介

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韋某某經與覃某某事先商議,約定毒品的交易價格及交付方式。嗣后,覃某某安排高某、陸某某乘車至廣西壯族自治區責港市向韋某某購買毒品,并將該毒品運輸至浙江省新昌縣予以販賣。韋某某先后三次共販賣甲基苯丙胺(冰毒)2865克、氯胺酮(俗稱“K粉”)935克、甲基苯丙胺片劑(俗稱“麻古”)14.35克。2015年1月10日,覃某某在新昌縣公安局七星派出所處理其他事務時,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2015年12月7日,浙江省紹興市人民檢察院向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6年4月10日,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覃某某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一審判決后,覃某某不服,委托我所吳樹君、覃明磊律師做為辯護人,于2016年5月16日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7年4月10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判決覃某某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律師介入

一審法院判決后,覃某某表示不服,其家屬委托我所律師為其作為二審辯護人,為其上訴。我所接受委托后,指派律師會見了覃某某,會見時了解到覃某某在被刑事拘留后,一直積極配合公安機關偵破案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且認罪態度良好,有減輕處罰的情節。同時我所律師在審查閱讀了一審材料后發現既有販毒數量大于覃某某的,又有販毒次數多于覃某某的,還有認罪態度比覃某某差的,但惟獨只有覃某某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明顯量刑畸重。

我所律師在整合意見后,向浙江省紹興市人民檢察院出具法律意見書,闡述辯護意見的同時,也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辯護意見

一審法院認定覃某某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對此罪名辯護人沒有異議,但辯護人認為一審對覃某某量刑過重。理由如下:

一、一審法院未認定覃某某在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對此辯護人不予認可。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千具體問題的意見》:“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除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實外,還應包括姓名、年齡、職業、住址、前科等情況。”及“犯罪嫌疑人多次實施同種罪行的,應當綜合考慮已交代的犯罪事實與未交代的犯罪事實的危害程度,決定是否認定為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之規定,覃某某在2015年1月10日被公安機關第一次訊問時就如實供述了自己的身份情況,也如實供述了販賣、運輸毒品的參與人員高某及陸某某,并且如實交代了與上家購買毒品的時間、次數、數量。雖然未如實交代與"阿四"即韋某某的認識過程,但雙方的交易過程并無虛假。并且從第二天即2015年1月11日的詢問筆錄開始,覃某某就已如實交代了與韋某某的認識過程,并且進一步詳細交代了雙方的交易過程,也如實交代了與高某、陸某某販賣、運輸毒品的時間、地點、次數、數量、種類等,而且與之后所作筆錄(包括庭審筆錄)均為一致,與他人所作筆錄亦能吻合。故,覃某某第一次筆錄未如實交代部分的危害程度不大,且能盡快認識到錯誤并予以更正,之后筆錄均無反復且與他人筆錄相互吻合,如此,應當認定其已經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二、本案中,覃某某與高某為共同犯罪,兩人的犯罪作用地位相當難以區分罪責大小

覃某某、高某最初是聊起生意不好做,兩人就開始合謀起做販毒生意,之后由覃某某負責聯系賣家、高某負責運輸毒品到手后雙方并無明確分工,而是誰找到了買家就拿著毒品出去販賣。由此可見,雙方都對本案運輸、販賣毒品起到了重要作用,兩人均為主犯,且犯罪作用地位相當。

三、一審判決存在罪責刑不相符的情形,即存在共犯同罪不同刑、同責不同刑、重責輕罰、輕責重罰的情形。一審法院對覃某某的量刑畸重,請求二審法院予以糾正,對覃某某予以從輕處罰。理由如下:

(一)從販賣數量上看,覃某某的販毒數量不及韋某某。韋某某作為覃某某等人的上家,所販賣毒品的數量高于覃某某等人,且覃某某等人為共同犯罪,三人所涉毒品總數量都不及韋某某一人多。

(二)高某與覃某某作為共犯,在謀劃、購買、運輸、販賣的犯罪過程中作用相當,在無相互指使的情形下,高某共向7個人出售毒品,而覃某某僅向3個人提供毒品,其中陳某并非為出售而為贈送。從毒品擴散的廣泛性上來說,高某直接致使毒品擴散得更廣。

(三)在高某及覃某某均作為主犯論處的情況下,高某在庭上稱所作筆錄為刑訊逼供而來,并非自己真實意思表示,并非為真實犯罪經過。但從各案犯的筆錄和其他證據上可得,各筆錄能夠與高某的筆錄相吻合,故之前高某所作筆錄確為犯罪事實經過。在高某當庭翻供的情況下,高某卻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而依法認罪的覃某某卻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綜上,辯護人認為,既有販毒數量大于覃某某的,又有販毒次數多于覃某某的,還有認罪態度差于覃某某的,但只有覃某某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明顯量刑畸重。而且依據《全國法院毒品犯罪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各共同犯罪人地位作用相當,或者罪責大小難以區分的,可以不判處被告人死刑。”之會議內容,在覃某某與高某犯罪地位作用相當、難以區分罪責大小的情況下,請求法院不予判處被告人死刑。

四、覃某某等人共購買了甲基苯丙胺2865克、甲基苯丙胺片劑14.35克、氯胺酮935克用于販賣,但被公安機關查獲時,仍有甲基苯丙胺1830.58克、甲基苯丙胺片劑9.16克,氯胺酮497.47克未出售,即大部分購買來的毒品還未流入社會,在客觀上沒有造成危害的進一步擴大。希望合議庭能夠考慮到該情節,對被告人覃某某給予從輕或減輕處罰。

五、覃某某系初犯、偶犯,犯罪之前一直表現良好,為家鄉作了很多貢獻,并且其已經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為了彌補錯誤也是積極配合公檢法的工作,使案件盡早偵破,在會見過程中,覃某某也多次表示自己的悔意。由此可見,被告人覃某某的主管惡性較小,且社會危害性小。希望法庭也考慮到其上兩個老人、下有兩個女兒需要撫養,又是家里唯一的經濟來源,給與其從輕或減輕處罰。

綜上,請求法院依法采納辯護意見,給予覃某某從輕或減輕處罰。

【判決結果】

二審法院判決,

一、駁回被告人韋某某、吳某的上訴;

二、撤銷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浙紹刑初字第92一1號刑事判決中對被告人覃某某、高某的量刑部分,維持判決的其余部分;

三、被告人覃某某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四、被告人高某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裁判文書

二審法院認為,被告人覃某某、韋某某、高某、陸某某、吳某、孫某、呂某、梁某某、王某某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販賣、運輸或非法持有,覃某某、高某、陸某某的行為均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罪,韋某某、吳某、孫某某、呂某、梁某某的行為均構成販賣毒品罪,王某某的行為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王某某還容留他人吸食毒品,其行為又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依法數罪并罰。孫某某向多人販賣毒品、多次販賣毒品,屬于情節嚴重。高某利用未成年人販賣毒品,應當從重處罰。吳某、孫某均系累犯、毒品再犯,依法從重處罰。在共同犯罪中,陸某某、孫某某系從犯,依法從輕處罰。陸某某、孫某某、呂某、梁某某、王某某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可以從輕處罰。覃某某、高某販賣、運輸毒品數量大,依法應予嚴懲,但鑒于涉案大部分毒品被查獲、覃某某認罪態度較好、高某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對較小等情節,對覃某某、高某可酌情從寬、從輕處理。覃某某、高某及其辯護人請求從寬、從輕處罰的部分理由成立,予以采納;其余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納。原判定罪正確。審判程序合法。惟對覃某某、高某的量刑不當,依法應予改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第三百四十八條、第三百五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五條、第三百五十六條、第六十九條、第七十條、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第五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毒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第(一)項、第十二條第(二)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

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駁回被告人韋某某、吳某的上訴;

二、撤銷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浙紹刑初字第92一1號刑事判決中對被告人覃某某、高某的量刑部分,維持判決的其余部分;

三、被告人覃某某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四、被告人高某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案例評析

一、刑事案件中有哪些法定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的情節

1、特殊主體

(1)未成年人犯罪:犯罪時未滿十八周歲的,在量刑時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2)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完全喪失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為能力的,為無刑事責任能力人,其實施犯罪行為不負刑事責任)

(3)又聾又啞的人或者盲人犯罪,可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2犯罪預備、中止或未遂

(1)預備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2)對于中止犯,沒有造成損害的,應當免除處罰;造成損害的,應當減輕處罰。

(3)對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3自首

刑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典型的自首包括兩個條件,一是主動投案,二是入實供述自己的罪行。

另外有一些行為雖然嚴格來講不符合自首的特征,但法律也將其視為自首。

(1)被采取強制措施(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

(2)符合下列情形之一,并且能夠如實交待主要犯罪事實的,可以視為自首:①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單位、城鄉基層組織或者其他有關負責人員投案的;②犯罪嫌疑人因病、傷或者為了減輕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為投案,或者先以信電投案的;③罪行尚未被司法機關發覺,僅因形跡可疑,被有關組織或者司法機關盤問、教育后,主動交代自己的罪行的;④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緝、追捕過程中,主動投案的;⑤經查實確已準備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機關捕獲的,應當視為自動投案。

(3)交通肇事后一般不逃逸即可視為自首,包括留在現場等候處理或者為搶救傷員離開事故現場。

共同犯罪的犯罪嫌疑人除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外,還必須如實供述同案犯的罪行;如果犯罪嫌疑人實施了多起犯罪行為,但只如實供述所犯數罪中部分犯罪的,只對如實供述部分犯罪的行為認定為自首。

4立功

有立功表現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立功表現:

(1)犯罪分子到案后有檢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包括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分子揭發同案犯共同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經查證屬實;(2)提供偵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線索,經查證屬實;阻止他人犯罪活動;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3)具有其他有利于國家和社會的突出表現的(例如被收押期間獲得發明專利或者在突然重大自然災害時積極參與搶險救災),應當認定為有立功表現。

重大立功表現:(1)犯罪分子有檢舉、揭發他人重大犯罪行為,經查證屬實;(2)提供偵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線索,經查證屬實;(3)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動;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重大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4)對國家和社會有其他重大貢獻等表現的,應當認定為有重大立功表現。 “重大犯罪”、“重大案件”、“重大犯罪嫌疑人”的標準,一般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或者案件在本省、自治區、直轄市或者全國范圍內有較大影響等情形。

5、從犯、脅從犯

(1)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2)被脅迫參加犯罪的,應當按照他的犯罪情節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6、其他

(1)防衛過當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2)避險過當:緊急避險超過必要限度造成不應有的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3)教范他人犯罪,但被教唆的人沒有犯被教唆的罪,對教唆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4)其他酌定從輕情節:

在司法實踐中,除上述法定情節必須依照法律規定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外,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法官可以依據寬嚴相濟的刑事司法政策,結合具體案情對行為人予以從輕處罰:

1、犯罪嫌疑人年老體弱或者患有殘疾的;

2、能夠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認罪態度好,有悔罪表現的;

3、能夠積極退贓獲賠償被害人損失的;

4、被害人有一定過錯的;(如犯罪嫌疑人在遭遇被害人羞辱后因激憤將被害人打傷的)

5、初次犯罪、偶然犯罪.

本案中覃某某并沒有法定的可以減輕或從輕處罰的情節,而是有刑事司法政策中根據法官自由裁量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情節,而我所律師也是利用這一政策,為覃某某爭取了一線生機。

結語和建議

本案涉及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在司法實踐的應用,如何對類似的刑事案件進行妥善處理,達到兼具懲罰和教育的良好效果,是值得包括公安、司法機構及律師行業深思的問題。

這類販毒案件在司法實踐中最常見,也容易出現不同的裁判結果。在司法實踐的進程中,希望能逐步統一認識。

同時,也建議家屬在遇到此類刑事案件時,應當盡早向專業律師尋求幫助,以盡可能獲得更有效的幫助。就本案而言,正因為律師在二審中積極利用司法政策,為被告人爭取生機,并最終在法院判決時,獲得了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的較好的判決結果。

 

皇冠新2網址 江西鑫合晟不能出金